青山里的四十年坚守——记乡村教师吴启发

发布日期:2017-8-16 

青山环绕,白云低垂,清晨的刘寨村很是静谧,只有婉转的鸟啼声。但再过上一会儿,刘寨小学就会被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所充盈。刘寨小学,成为整个村落,甚至是整个乡镇最有朝气的地方。为了守护这份活力与希望,乡村教师吴启发在这个山村小学坚守了整整四十年。  

默默育人四十载

“我自打1977年7月来学校,到现在,刚好是四十周年。”回忆起自己从教的历程,吴老师颇有些感慨。1977年,由于县里基层教师人员缺失,刚刚初中毕业的吴启发参加了小学教师的“师训培训班”,此后,就站上了刘寨小学的讲台。这一站,就是四十年。

“我们一共有九位老师,师资力量是很弱的。虽然现在我是校长了,但孩子们的课程却是一节也不能少。” 2015年,吴启发从前任校长郑承海手中接过沉甸甸的责任,成为刘寨小学新一任的校长。可是,孩子们还是习惯叫他“吴老师”。“吴老师啊,他是我最喜欢的老师。他讲课总是有趣又好懂,有的时候我爷爷奶奶不能来接我,老师会让我到他家里去吃饭。”三年级的杨宇欣告诉志愿者。这次期末考试,他们班的数学成绩是全乡第一,吴老师很高兴。

孩子们的笑颜始终割舍不下

交通闭塞,设施落后,百姓生活贫困,是这十几天来志愿者们对刘寨村最直观的感受。而四十年前,这里的条件就更加艰苦。回忆起自己作为一名乡村教师的待遇,吴老师只用了一个词——入不敷出。

刚参加工作时,吴老师的工资是每年5000工分,折算成人民币,大概只有100元;到1981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推行,吴老师的工资涨到了一年360元;直到最终从民办教师转正,吴老师一年能拿到的最高工资也只有1000元。吴老师有两个孩子,当时都在读高中,正是要用钱的时候。乡村教师收入微薄,吴老师四处奔走,几年下来负债20多万。他不是没有动摇过,曾经先后两次在学生放假期间到北京打工,可是一到临近开学的时候,吴老师就总是念着他的学生们,于是他又回去,一心一意地教导他的学生。

“讲句老实话,在北京一个月,比我在学校一年挣的钱都多。可是我不踏实啊,我只要一闭上眼睛,就能想起孩子们对着我笑,围着我闹,就能看见他们渴望知识的眼神。白天干活的时候,好像有孩子在我耳边呼唤,他们在叫我回去。”只要一提到孩子们,吴老师的眼中就有了笑意,那是发自内心的关爱与喜悦。吴老师说,这些年来,虽然生活清贫,但是和孩子们在一起,让他们有知识,知礼节,是他每天最开心的事。

“无论如何,都会继续教下去”

在刘寨小学附近的几个村落里,零零散散的人家中,住着的都是老人和孩子。村子里的人口其实已经很少了,青壮年都外出务工,大多数的父母也将自己的孩子带进城里就学,这也就导致了刘寨小学的招生工作一年比一年困难。“去年学校里还有120个孩子,今年就只剩80多了。”谈及此处,吴老师的脸上浮现出了掩藏不住的落寞。留下来的孩子,要么是父母实在没有能力把他们带在身边,要么就是不怎么聪颖,家长认为他们没有什么前途。但吴老师从未这么认为,“每个孩子都是一样的,凭啥就要被放弃?你们看到了,他们是很可怜,但我就是要教这些孩子靠自己,学知识,长能力,将来走出大山。”吴老师的话语里有倔强、有担当、更有对责任的坚守。

“别说是只有八十个孩子,就是只剩十个、五个、一个,只要刘寨小学还在,我就会教下去。”面对困难的现状和似乎可以预见的未来,吴老师仍然坚定毫不迟疑,“我相信我的学生们都能有出息。”他这样告诉志愿者。也许是想到了他从前的学生,吴老师很是骄傲与自豪。

对于未来,吴老师也有自己的期盼。“像你们这些年轻人,孩子们多喜欢啊。要是你们能真的在这里扎下根来,那才是真正有了新鲜血液,有了希望,这样该多好啊!”(文/袁玉心 图/韩明非)

 
 
中共安徽省委教育工委、安徽省教育厅主办 厅信息中心技术支持